澳门新葡萄京网站

你在火车的卧铺上遇到过什么让你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我每次都会去买下铺票

十月 13th, 2019  |  社会技术

问:你在火车的卧铺上遇到过什么让你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火车是一种很常见的交通工具,对于部分人来说出远门的话,基本上是已经离不开火车了!为什么这么说呢?汽车首先速度方面不是很快,而且不怎么舒服,特别是对于晕车的朋友来说坐汽车是很难受的!飞机的话首先在价格是就已经吓退一大批人,而优惠票也不是什么时候都会有!

问:在春运路上,买的软卧车票,却遇到一家人带着两岁多孩子的父母要求换座,你怎么做?

问:坐火车软卧的时候,你都遇到过什么样的人和事?

那是2010年的11月4日,我从深圳火车西站乘坐1282次旅客列车到济南去,为了比较舒适的平安度过两千多公里、近三十个小时的漫漫旅途,我买的是第11车厢的软卧下铺。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检票上车后,我忽然发现,同一包厢的另外三个铺位,居然属于一家人,他们是:爷爷,奶奶,媳妇,一个三岁女童,还有个一岁多点儿的男孩,这小男孩不时地需要吃奶,屁股上甚至还挂着尿不湿。

座车偶遇!

在这样的情况下火车,自然就变成大家最受欢迎的交通工具了!但是坐火车的时候总是会遇到一些比较尴尬的事情。所以我们今天就和大家聊聊,你们坐火车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奇葩事呢?

我呢,挺胖的。所以我每次都会去买下铺票。

在军队服役期间,经常乘火车出差和执行任务,出门着便服,是80年代时期军队条例专门有规定的,记得90年中期,我任军区空军司令部雷达情报总分站副站长期间(空军少校军衔),除了担负军区空军指挥所每天的战备值班外,业余时间经常进行健身练习,身体状况也保持良好状态,胳膊大臂围度曾经达到40厘米,夏天在学校接送女儿时,她的同学在背地里都称呼我是大力水手叔叔;

看上去他们是在深圳的打工一族,为了照顾两个孩子而选择了乘坐软卧车厢。一家人带着好多包裹,食物、奶粉、鲜牛奶、可乐……,他们都很兴奋,大的喊,小的叫,小的哭,老的笑,因为忙于照顾孩子,一家人都显得旁若无人,但看上去其乐融融,好不热闹。

敦煌火车站是我遇到的全国最冷的车站……经过近一个小时漫长的等待,列车缓缓驶出敦煌火车站,尽管数九寒天,这趟车座位还是有点紧张,为了不受上铺的折磨逼迫让我做了软卧……

图片 5

然而经常一上火车就有人跟我要求换铺。坐五次有三次有人各种理由要下铺。

      一次,在乘火车从西安上车前往福州开会,上到卧铺车后,我脱去外套,着一件黑色T恤,对面一位妇女在我对面的中铺,和我眼神对视后,显得慌张,六神无主;我主动搭话,你身体不舒服吗?对方不回答,双手紧紧抱着个箱子;火车开动后,在乘务员换票的时候,表情是欲言又止;又过了一会,列车长一行好几个人带着警察从车厢走过后,她鬼鬼祟祟带着箱子跟了过去…

看着他们旁若无人的忙碌,我忽然发现,我已经陷入了他们一家人的包围中,成了弱势“群体”。
我意识到,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我必须处处以他们为中心,以方便他们呵护孩子为目的。言谈中,我知道这一家人到麻城下车。

回到法定的座位,包厢里已经有一位年轻女士在那里亭亭玉立,扫了一眼足够有1,7米多的个子,我快速把包放在了上铺我的座位上在下铺做下来,不一会又来了一位像“拿破仑”一样高的男人在找座位,气息敏感的我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起身立马让开了。他开始和哪位美女大神说话了,一开口说话一股夹杂着烟草和酒的恶臭味立刻充满了包厢,我屏住呼吸快速闪到了走廊!脑海里在想这一夜将如何度过?后悔还不如去睡我的普卧上铺。

对于我个人来说,坐火车首先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脱鞋。我第一次坐火车的时候看到对面的一个人脱鞋,而且味道也比较重!想和他说又不怎么好意思,刚鼓起勇气想去说的时候,发现旁边的大爷也在准备脱鞋!所以那一路我就忍下来了,后来我才发现火车上脱鞋是很常见的!

有一次刚上车发现自己位置又被人战了,一个男士要求换铺,说自己孩子小,跟下铺方便。我实在忍不了了就问他说

    
几分钟后,来了一位戴红袖章的警察来到我睡的卧铺旁,面孔很严肃的来到我面前,开口很不客气的说:“大个子,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快点!”,我是军官,只有军官证,哪有身份证,再说,你口气太大了吧,不称呼我先生,叫声同志,或者按照我们西北规矩,称呼我一句师傅也行啊,我当时也不客气的回答,“我没有身份证,也从来没有使用过身份证”,说完就从中铺上两手一撑跳了下来,个头比我矮半头的警察赶忙后退好几步,右手紧贴着后腰,紧张的说,你不要过来,我不看你身份证了,说完就向餐车跑去;过了一阵,听到了凌乱的脚步声,五、六名警察和若干列车员集中到了我车厢,我左右一看,上下铺的旅客刚才以上厕所的名义和到餐车的名义全溜走了,一中年警察离我三步远,严肃的对我说,我是乘警长XX,请你出示身份证,配合我们检查,我感觉,肯定有误会,很配合的从夹克便服里取出了空军军官证递给了他,这中年警官看完我的军官证后,面部表情放松了,笑着说,散了吧、散了吧,误会人家了,说完,走过来和我握手说,刚才误会了;

于是,我竭力尝试着适应他们。因为几天来连续的忙忙碌碌,一直很疲劳,买软卧舒适的睡个痛快觉是我的初衷。所以上车不久我便躺在铺上试图入睡。可是,在一家人的特别是孩子的喧闹声中,安然入睡成了一种不切实际的奢望。但孩子的喧闹也抵不住连日来的忙碌和劳顿,我很快处在浅睡眠状态。就这样,迷迷糊糊,半睡半醒。那边,两个娃娃不知道何时也入睡了,三个家长也趁机入睡,看得出来,因为带孩子,他们也很疲倦。在浅睡眠中,忽然被小男孩的哭声惊醒。原来小家伙要撒尿,于是一家人急忙爬起来,当妈妈的急忙哄着孩子尽量延迟撒尿时间,当爷爷的从上铺一个鲤鱼打挺儿就下来了,收拾地面上的鞋子等物,以免被尿冲洗,奶奶忙着打开包裹寻找塑料袋和报纸准备铺在地上接尿。一家人忙得不亦乐乎。不一会儿,小家伙撒尿完毕,提出来要吃奶,于是当妈妈的开始给孩子喂奶。对面上铺的小姑娘被吵醒了,听说弟弟要吃奶,便提出来要喝牛奶,奶奶说晚上睡觉不能喝牛奶,小姑娘见奶奶不同意,便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大声地哭。本来在睡梦中醒来迷迷瞪瞪撒尿的小男孩,听见了姐姐的哭声,不知道是何原因,便放弃了吃奶,也跟着哭了起来,一时间,包厢里再一次热闹起来。

我很佩服女人的适应能力,那年轻女子尽然一动不动。见那“拿破仑”一样高的男人用很费劲的身体喘着粗气爬上了属于他的下铺!就几秒钟的时间已经开始打属于他特有的呼撸……

图片 6

“你看我挺胖的,所以我为了自己方便每次都买下铺票,有时候网上买不到下铺的我自己坐车去火车站买。那你明知道自己孩子小跟下铺比较好,你为什么不早做准备?”

    
原来,他们前面接到一位带大量现金的妇女报告,自携带大量现金上车后就自我感觉不安全,在对面的卧铺上有住着一个和电影中出现的一样一个身体强壮像保镖的人,她越想越害怕,就偷偷报了警,派一名警察过去后,看你从卧铺下来的身手,感觉治不过你,你又回答没有身份证,更让我们怀疑,所以,才出现了刚才的一幕,请原谅。我说,你们为何对老百姓讲话都是一种老子训儿子的语气,警官笑着说,可能是平时习惯了,语气上是有些欠妥,我说,假如我是歹徒呢?他说,那我们可能制服呢要费些力。我们握手和解了…

在狭小的包厢里,一家五口人再一次忙碌起来。

也就半个多小时后一个电话将“拿破仑”从鼾睡中惊醒,好像是下属请示工作!他用极不耐烦,官场那种习惯性口气三下五除二就打发了这个电话,他做起来和那女人说起话来,这不说不要紧,一说一见如故,俩人很快加了微信,时而高谈阔论,时而窃窃私语……从包厢他们飘出来的谈话中得知女的是做医药推销的,而哪个“拿破仑”是敦煌一家医院的院长,而我是一个看戏的,原因是包在里面,既不能走远还不能太近,就在他们如油漆似胶的时候来了一位年轻小伙问“拿破仑”院长您还需要什么不?院长很是没有好感的瞪着眼睛很冷淡的说不需要,小伙还想说啥只见院长已经挥手了!小伙子只有将说了半句的话咽下去走了!看着小伙的背影我好生可怜。

对此有的网友说:有一次去烟台,半夜上铺上来一醉汉,爬上去没多久就飞流直下三千尺,把中铺下铺的给熏得,唉。关键是我鞋子全装满了他的污秽物,害得找十一月的北方,凛凛北风吹,俺却穿凉拖。从此以后,坚决带2双皮鞋出门。

男人又说自己没时间,给我补差价还不行吗,?呵呵,我差那十几块钱就不特意买下铺了。我就说我胖,爬不上去,你和别人换吧。

 

我忍不住叹了口气,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是夜里十点钟。

我在走道里时而翻看手机,时而看着窗外发呆,时而起来走走,就这样度过了漫长的三个多小时,时间已经到12点多了,忙碌了一天的我也犯困了,我去刷了牙忍着难闻的气味上去靠门一端睡下了,听着他们还在聊,为了不再闻到时而飘来臭味我面壁用被子档了一下,便入睡了……

图片 7

我为了方便自己也不给别人舔麻烦,自己提前几天坐几个小时的公交车去车站买下铺票。他们为什么不能?就等着上车后去抢一个下铺再来一个别人不好拒绝的理由去跟别人换?

一会儿,列车员递给我一个红袖章,上面印有列车治安员的字样,让我协助警察维护列车秩序,我不假思索的接受了。

那边,一家人还在不停忙碌着,使尽各种招数试图让孩子停止苦恼,但两个孩子根本不理会,还在不停地哭。

半夜突然我被开门的声音吵醒,进来了一位小伙子,只见他很麻利的把哪位下铺年轻女人的被褥拿到上铺,把上铺的被褥拿下来,可是下铺的枕头不见了,我看着无奈的小伙,我快速把上铺我拿过来的枕头递给了他!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哪位年轻女人什么时候走的?还有哪个枕头什么时候跑到了院长的床上,我一点都不知道?这晚是不平凡而且有故事一晚……

还有的网友说:一次火车上,一哥们打呼噜超级响,一气之下,我也睡了。半夜那哥们把我叫醒了,看他那忧郁的眼神,我笑了!

也有过一次挺啊不高兴的经历

    
对面卧铺的妇女拿出零食给我让,知道我是军官后,气色好多了,一路上讲笑话,讲挣钱的经历和老公发财的故事,开心热闹。

我看在短时间内睡觉无望,便无可奈何的起床,到车厢过道里坐下来,企盼着早些天亮。可是,从深圳到济南,漫漫两千多公里,近三十个小时的行程,这只是刚刚开始。列车员过来了,问我,为什么都十点多钟了还不入睡?我忽然灵机一动,向列车员提出更换卧铺的要求。列车员虽然有些为难,但最终还是帮助我调整了一个铺位,安排到其他包厢里一个空闲的上铺,我对着列车员千恩万谢,心里非常地感激,人民铁路确实是为人民啊!就这样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平安的到达济南。

就在这一晚,也让我见证了什么叫分分钟搞定,比起她我做的业务很是费劲?

图片 8

应该是13年,我一个人坐硬卧去武汉出差,那年刚大学毕业两年吧~属于第一次因工作原因而且一个人出差,又有些大件随身携带的行李所以早早就去火车站买了下铺。

 

事情本该到此结束了,可是,小小的乘车历史再一次出现了惊人的巧合。

早上起床我发现院长还脱了衣服在睡……

还有的网友说:我始终相信好人多 买了有座位的票
上车发现位置上有一位绝对比我姥姥年纪还大的老人在坐着 周围也没人陪她说话
应该是一个人 车上也很挤 我要是让她把座位还给我 估计她就找不到座了
想想算了吧 我年轻 站两个小时无所谓!

上车没多久,一年轻的妈妈带着一个应该不满周岁的小宝宝来了我们车厢坐在我对面下铺聊天,当时和我对面下铺的女人聊的还挺开心,我没有参与,但也隐约听到什么带孩子出门不方便,还是上铺之类的~对面铺的女人也应和着。我当时年轻,听到了还想她如果找我换,应该会同意,但是又想到我对面下铺的女人与他聊的那么开心,应该也会换吧,应该也没我什么事,所以我也没说什么,也没想这么多了。她们聊了会那带孩子的妈妈果然与那聊天的女人主动提出想换座,本来以为那女人会很爽快的答应的,但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原来那女人根本不是我们车厢的,因为这个座位的男士后来上车了,然后看了他们一眼东西一放就躺下睡觉。当时我们都很吃惊和尴尬,那女人也就走了。

大一下学期回学校,做硬卧,仔细的看着车票,仔细的看着车厢进去找位置。到位置后看见一伙的3-4个人,我对着我铺上的人说这是…车厢…号铺,你是不是走错了(那个女的已经脱了鞋上铺位上了,中铺),结果这女的非常大声,还带着得意的那种语气(估计是她们一起的人多),说:“大姐!这是…车厢,你走错了!”说完还跟她同行的人吐槽我,想我当时也才20岁,怎么就成这女的大姐了?我又仔细看了一下车票,又看了一下车厢,确实是没错啊,我就说我没错啊,咱们车票是不是重了,你拿出来看一下吧,然后旁边几个乘客也帮我说话,这确实是…车厢,你们走错了(那女的声音真的大,感觉这半边车厢的人都能听清),有人帮我了,他们几个人才开始看自己的票,一副原来这样的表情,然后收拾东西走掉了,全程这几个人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抱歉,这让我养成个习惯,有争议的事情自己一定复查一下。(PS至今那声“大姐”还是让我很懵,你一中年妇女叫人小姑娘大姐合适么)

两个月后,到了2011年1月3日,我再次从深圳火车西站乘坐1282次旅客列车到济南去,买的还是第11车厢的软卧下铺。

大约二十年前,出差前往上海,我对面的上铺是个乡下人,带了不少行李。天未黑,他就呼噜噜噜地睡着了。半夜时分,突然一阵惊叫,让人不寒而粟。大家都慌慌张张地爬了起来。惊叫声来自对面的下铺,是个年轻的女人。只见她,双手按着自己的腿,依然大声叫着:“痛、痛、痛呀”!这时,人们发现她脚上黑呼呼一片,不知是何物。列车员来了之后,我们才知原委,上铺的那位乡下人把行李中的甲鱼弄跑了。不偏不倚,恰巧掉在下铺年轻女人的脚上。当砸痛女人时,女人的反应是用脚蹬,巧的是正好蹬在甲鱼的头部,又是不偏不倚,一口咬在年轻女人的大脚趾上。这才发生了夜半惊叫的惨痛声。

那是几年前了,当时做火车回老家,在火车上,白天其实在火车上还好,但是晚上一般火车里面灯都是车灯都是关上的,所以比较暗。中途也我也比较累,就睡了一会,睡眼惺忪的时候,我秘密糊糊看到斜对面了一个中年大叔在扭扭捏捏的不知道在干什么,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大家当时都在火车上休息,但还是会发生一些小的声音把我吵醒了。我特意转头看了一下他,但是估计当时他太入神了,也没有发现。盯了他一会我还是一头的雾水不知道他具体在干什么,老感觉动作很猥琐的样子。突然我就发现他对面的女孩子感觉特别不自在,又看到他是那样的动作,突然脑子一懵,他竟然在对着他对面的女孩子在做特别猥琐的动作。那个女孩子还特别无助,我知道他肯定看到了,。毕竟就做在她对面,也也没有睡觉。只是不好意思讲出来罢了。我当时心里也挺害怕的,不过我也没有出声,也不知道怎么制止他的行为。不过幸好当时火车上售卖盒饭的售卖员过来了,那个男的应该怕被发现了。所以才没有继续下去。我特别注意了对面的那个女孩子,我发现她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没想到火车上竟然有这么猥琐的人,大庭广众下,还这么多人的情况下,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要是换成现在的我,肯定早把这种人曝光了。太猥琐了。

座车偶遇!

敦煌火车站是我遇到的全国最冷的车站……经过近一个小时漫长的等待,列车缓缓驶出敦煌火车站,尽管数九寒天,这趟车座位还是有点紧张,为了不受上铺的折磨逼迫让我做了软卧……

回到法定的座位,包厢里已经有一位年轻女士在那里亭亭玉立,扫了一眼足够有1,7米多的个子,我快速把包放在了上铺我的座位上在下铺做下来,不一会又来了一位像“拿破仑”一样高的男人在找座位,气息敏感的我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起身立马让开了。他开始和哪位美女大神说话了,一开口说话一股夹杂着烟草和酒的恶臭味立刻充满了包厢,我屏住呼吸快速闪到了走廊!脑海里在想这一夜将如何度过?后悔还不如去睡我的普卧上铺。

我很佩服女人的适应能力,那年轻女子尽然一动不动。见那“拿破仑”一样高的男人用很费劲的身体喘着粗气爬上了属于他的下铺!就几秒钟的时间已经开始打属于他特有的呼撸……

也就半个多小时后一个电话将“拿破仑”从鼾睡中惊醒,好像是下属请示工作!他用极不耐烦,官场那种习惯性口气三下五除二就打发了这个电话,他做起来和那女人说起话来,这不说不要紧,一说一见如故,俩人很快加了微信,时而高谈阔论,时而窃窃私语……从包厢他们飘出来的谈话中得知女的是做医药推销的,而哪个“拿破仑”是敦煌一家医院的院长,而我是一个看戏的,原因是包在里面,既不能走远还不能太近,就在他们如油漆似胶的时候来了一位年轻小伙问“拿破仑”院长您还需要什么不?院长很是没有好感的瞪着眼睛很冷淡的说不需要,小伙还想说啥只见院长已经挥手了!小伙子只有将说了半句的话咽下去走了!看着小伙的背影我好生可怜。

我在走道里时而翻看手机,时而看着窗外发呆,时而起来走走,就这样度过了漫长的三个多小时,时间已经到12点多了,忙碌了一天的我也犯困了,我去刷了牙忍着难闻的气味上去靠门一端睡下了,听着他们还在聊,为了不再闻到时而飘来臭味我面壁用被子档了一下,便入睡了……

半夜突然我被开门的声音吵醒,进来了一位小伙子,只见他很麻利的把哪位下铺年轻女人的被褥拿到上铺,把上铺的被褥拿下来,可是下铺的枕头不见了,我看着无奈的小伙,我快速把上铺我拿过来的枕头递给了他!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哪位年轻女人什么时候走的?还有哪个枕头什么时候跑到了院长的床上,我一点都不知道?这晚是不平凡而且有故事一晚……

就在这一晚,也让我见证了什么叫分分钟搞定,比起她我做的业务很是费劲?

早上起床我发现院长还脱了衣服在睡……

04年12月,k16,重庆到济南。

重庆上车后,隔壁一对夫妻,女的肚子挺大了,说是回山东老家准备生孩子,列车员还给从中铺换成了下铺。晚上睡的迷迷糊糊的,被列车员叫醒,“小伙子,起来,先到前面去坐一会”,车厢灯也亮了。才发现隔壁那孕妇快生了。男乘客都被隔开两三个舱位,列车员和几个上年纪的女乘客在帮忙。广播后,乘客里只有一个男医生,也过来给帮忙。

感觉没多久就生下了,刚好到了安康站,救护车提前在站台等着,但那对夫妻没下车,医护人员只是上车给检查了下,做了些处理,确认无大碍就下车了。

然后车上人开始给小孩起名字,因为是女孩,叫安康不好听,就起了小名叫安安。

列车员说他们车上生过好几次小孩,中秋节生的叫中秋。

早上我在西安下车的时候,那孕妇已经靠着在吃餐车送来的荷包蛋。人们都夸她身体好,这么折腾都没事。

在半梦半醒中被从天而降的乳罩砸醒,吓得一夜坐在卧铺车厢的走道上,那夜我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呢?

后悔呀,悔得我肠子都青了……

那是20多年前的事了,在一个寒冷的冬夜,我凌晨2点座火车从兰州返回西安。刚落坐,睡中铺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哥想跟我换铺位,我瞟了他一眼,近两百斤身强力壮的换什么换,我当然不同意换。回绝他后,我倒头就睡了。

在迷迷糊糊中看到对面中铺的一位大姐竟也爬到我这边的中铺上,天啦,你们想谋杀宝宝吗?300多斤,铺位受得了吗?

后来在他们断断续续的对话中知道这位大哥是长X油田职工,从国外出差近一年刚回来,妻子从咸阳到兰州接他,还说她不舒服,来例假了,那时我还不知道例假为何物。

随后,中铺有震动的声响,伴随着欢悦的呢喃声……

但我太累,依然沉沉入睡了。突然,我被什么砸中了头部,伸手一摸,还好是个乳罩。趁他们中场休息时赶紧将宝物奉还了。

之后,我睡意全无,吓得坐到走道凳子上去了。这一夜,有的人在莺声燕语中欢快度过,但对我来说,无疑是痛苦而漫长的!

10年前,有一次做火车去大城市干建筑,活生生的在火车上丢了回人,在没做火车前一天晚上,我在网吧,通宵了,所以在火车上睡着了,我有一个坏习惯,睡觉好打呼噜,声音非常的响,可能是打扰到其别人了,坐在我对面的胖女人,有意的把声音机,音量调到最高,搞得我根本睡不着,我想,不睡就不睡吧!当我看到她那傲慢样,气的我,掏出卫生纸,把两只耳朵堵的严严实实的,接着打呼噜去了,我的行为惹怒了其它剩客,都一起来声讨我,我只能咬牙强忍着不睡,可没坚持多久,睡意再次来袭,我也是狗急跳墙,赶紧的脱下鞋,扯下袜子,挂在我帽子上,你别说,这招还真好使,熏得我睡意全无,这味道相当的浓,旁边的孕妇接二连三的吐着,对面的女人,看来也坐不住了,直接劝我,说:大兄弟,你赶紧把鞋穿上,好好睡觉,我们都喜欢听你打呼噜,我身后一个男孩,跑过来指着我对他爸爸说,爸爸,这叔叔是不是脑子病了,我们帮他找个医生好吗?我听到后,脸一阵通红,恨不得钻老鼠洞里去,从那以后,我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言行……

说起火车上不可思议的事儿,我倒还真是遇见过一次,那是2003年的时候,我从银川坐火车去洛阳,那会是冬天,我记得特别清楚,晚上火车路过甘肃陕西交界的地方,我们那一节车厢的一块玻璃突然传来砰的一声闷响。

那是一节卧铺车厢,发出闷响的窗户就在我们那一排铺位紧对面,当时大家都不以为然,以为是外面什么的响动,结果过了一会,我们紧对的那扇车窗户,玻璃上现出一个类似被石子击打的圆洞,周围的玻璃都呈现出蜘蛛网一样的裂纹。

之后,随着车子一路前进震动,被击碎的玻璃开始一小块一小块的掉落,后来整个窗户上的玻璃都掉了,窗外的寒风一股股灌进来,车里很冷,列车员找了一块毛毯和周围乘客一起想法把窗户堵上。

事后大家三言两语的分析,认为那不是石子击打的原因,应该是被什么更厉害的东西击中了,大家想到了手Q。如果不是的话,当时大晚上的,外面旷野,还能有什么东西冲击力那么大,把一扇行驶着的列车车窗能击出那样的圆洞,以至于整块玻璃裂缝掉落。

当然,我们最终也不知道答案,这件事儿就这样过去十几年了,但是很奇怪的是,我偶尔还是会想起来,很好奇那天发生了什么。不能曾猜想过,如果是大家当天分析的那样,又是谁,为什么呢?但这个答案注定是找不到的,平安就好。

一提到火车上铺的事最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事就发生在我身上了,简直就是神来之笔,今年七月份的时候坐火车从东莞回苏州,坐的是普通火车,上铺,那天也不知道什么鬼一上火车就睡着了,一直睡到晚上一点多,以前在火车上从来没这样睡过,一般都是睡会醒会,那天睡的很熟,很久没有这样睡觉的感觉了,两个字舒服,大约凌晨两点的时候,可能是睡的太熟了,并且还做着梦,梦中突然坐起来了,然后从楼上跳下去,随即嘭嗵一声整个车厢的人都醒来了,看着地上叫着哎约的我,当时整整在地上躺了半个小时,列车长一直在旁边问候着,要不上那口气提上来了我想我再也起不来了!

最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火车卧铺车厢大家都知道过道都是很窄的,我从上面掉下来居然没有碰到任何东西,身上唯一痛的地方就是首先着地的被,那天晚上自从掉下来后就没睡了,不敢睡!

第二天一早起来的人都来问我有没有什么事,我当没事人一样,就是被上痛别的地方啥事没有,他们就开始议论了,反正总结成一句就是这样都没摔死,命真硬!早上火车到了景德镇,广播响了,说是由于下大雨前面踏慌,火车停运了!我在想这是不是就是现实版的人在囧途?从此以后坐火车再也不敢买卧铺的上铺了!

被可爱妹纸有意无意地”关照”,乘火车经历中的一件趣事。

那年夏天由家返往唐山工作岗位,难得买到了普通下卧,很是满意。我铺位上下左右有几个天津的青年男女,应是一个单位的出来玩之后返津的。车开后这伙人热热闹闹有说有笑,而我坐在铺位窗前安静地看着夕阳下的景物不断由远及近再拉远,想着一些远远近近的往事。

他们几人的铺位分在两个区域,所以这些人一会过来一会过去的相互交换着位置。后来就过来个妹纸,中等个、短发,淡紫色的上衣,黑裤,眉眼挺好的,给人的整体感觉秀美、柔弱。她也看到了我,能感觉她总时不时地偷瞄着我,我呢心头当然也是有些美滋滋的。

晚上十点多,车厢安静下来,差不多都休息了。妹子也回那边了。迷迷糊糊中,我被细碎的交谈声唤醒,一看是她坐在我铺位下侧和对面的朋友聊天。后来停靠站,我起来下车透气,回来时妹子已在我上面铺位躺下了。我复躺下慢慢入睡。再后来,就是睡梦中被她从上边下来一脚解结实实的踩在我脚上把我惊醒,她也没道歉什么的就和同伴叽叽喳喳收拾东西准备在天津下车了。我被她这一踩,倒是瞌睡都跑了。

再后来,她和同伴们热闹地下车。空留被踩得的懵圈的我独守到了天亮在唐山下车。

我想,这次我是被这个秀美、柔弱的妹纸成功撩到了。

大约二十年前,出差前往上海,我对面的上铺是个乡下人,带了不少行李。天未黑,他就呼噜噜噜地睡着了。半夜时分,突然一阵惊叫,让人不寒而粟。大家都慌慌张张地爬了起来。惊叫声来自对面的下铺,是个年轻的女人。只见她,双手按着自己的腿,依然大声叫着:“痛、痛、痛呀”!这时,人们发现她脚上黑呼呼一片,不知是何物。列车员来了之后,我们才知原委,上铺的那位乡下人把行李中的甲鱼弄跑了。不偏不倚,恰巧掉在下铺年轻女人的脚上。当砸痛女人时,女人的反应是用脚蹬,巧的是正好蹬在甲鱼的头部,又是不偏不倚,一口咬在年轻女人的大脚趾上。这才发生了夜半惊叫的惨痛声。

第一次坐火车,我还是个17岁的小女孩。那年暑假天气热得要命,我也没有带厚点的衣服或外套。夜里的时候,感觉好冷,我旁边坐着一位皮肤黑黑的大叔,几次说要把外套借我,我都没好意思要。

到了凌晨二、三点的时候,实在太冷了,我在座位上冷得直颤抖,黑大叔再次把他的外套递给了我,我满怀感激地接了过来,他又起身跟我说,“我去其它车厢找个位置位,你可以躺下来休息一会。”

说完就往后面走了。

暖和了起来,很快也就有了睡意,我趴在座位上就睡了。快天亮的时候,我起来上洗手间,见到洗手间旁边的过道上,黑大叔就躺在过道里,睡着了……

那一刻,我鼻子酸酸的……

图片 9

后来那带孩子的妈妈就把注意打到我这来了。但是估计也觉得之前她们聊天我没怎么参与,也不好贸然和我开口,就在那里和车厢其他人说,类似“那怎么办呢?上铺很不方便啊,孩子这么小,不知道找谁换换好”……我当时一句话没说,但心里已经不高兴了,心想“想换座位为什么不直接说,还和其他人瞎扯?”说到后面,果然我们车厢有人说“你和那小姑娘说说呗”,可我仍然没有搭话。那妈妈看到我这样没有反应,直接指桑骂槐“哎,人家不愿啊!现在年轻人哪有愿意帮助别人啊”哇!!!当时把我气得啊,恨不得七窍升天了,你都没问我愿不愿意,难道我还得上杆子找你换??而且即使我不愿又怎样???…………气归气,但我还是不说话,觉得一个人在外不要起争执的好。那妈妈看我这态度就更忍不住了,直接怼我“你愿意换吗?”我看了她一眼,装傻,问她换啥,她说她在上铺,我直接就回了“我怕高,不换。但你可找个中铺的和我换吧”最后最后她老公把中铺让给了我,他睡上铺,孩子和妈妈睡下铺。

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出差去北京,托人买了一张卧铺(软卧),进去的时候我是第一个,下铺。收拾好以后换了身T恤和沙滩裤,主要是舒服和方便,火车开了还是没来其他人,我心里还是感觉舒服的,一个人安逸得很,可是没多久,一下进来三个,天(全是女的),列车员也来了,说是没办法,全满了,问我能将就不,我还没说话,列车员就说那好吧,将就一下吧,然后她就开始换票走人,到了饭点,这三个家伙居然喝酒!最后嫌我碍事,对着我说,你丫干脆去上铺,免得姐姐我一会搂着你睡!我爬上去了,没说话!

检票上车后,我突然惊讶地发现,这次与我同乘一个包厢的居然又是一家五口人,他们是:爷爷、奶奶和两个孙女,一个四岁多,另一个三岁多,另外一个人看上去是老人的女婿。

还有的网友说:一O年,从长春接八十多老太太,软卧上铺上不去,问便附近的人,不是下站下车,就是有病。到哈尔滨上来一哥们,二话不说换了。九三的哥们,谢谢你!

其实换完我郁闷得很,因为之前她们在那聊根本都没提孩子爸爸在中铺,只是一个劲的说自己在上铺抱孩子不方便。想啊,明明自己就可以安排老公睡上铺,自己和孩子在中铺,再和别人换,即使换不了,中铺这样的高度其实注意点也行的。估计是想着自己睡下铺,有什么事情老公可以快速下床帮忙啥的。他们只想到了方便自己,别人就不顾了,用现在话说还道德绑架,年轻人就必须得让座了。总之,这女人是很不厚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一说到这事,还有点不高兴。

去年经常坐火车,一次碰到一男的,不到40岁,从湖北上的车,带着一1岁多的男孩。聊天中得知说是他儿子,从老家带到天津去。后面种种迹象让人怀疑他是人贩子:

这次,情况比上一次更为糟糕。那老太太和老头儿可能从来不洗头不洗澡不洗袜子不洗脚……。车厢里,过道里,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强烈的难闻的气味……。列车长、列车员、乘警、餐车服务员走到包厢门口,都要习惯性的嗅几下鼻子,自言自语地说:“什么味道?!”

图片 10

07年,我带老婆孩子去深圳,找关系买了两张下铺。闺女6岁和老婆挤一个铺,我一个铺。过信阳时上来了一个女的带四五岁小孩,她是上铺,本来我闺女见来了一个小朋友挺高兴,给小孩打了声招呼,拿出了玩具想分享玩。我也准备把下铺让出来给她们,结果这个女的给她孩子说:记住,火车上的陌生人都是坏蛋,给你什么东西都不能要。我闺女看着我和老婆,我把闺女拉到铺边坐下来,也说了句:宝贝,你做的对,对人要友善,但也要注意不让自己受委屈。后来这个女的直接让乘务员找我换铺,我给乘务员说了句:我没有义务换,请不要打扰我。其实,大多数的人在面对这种情况时会换,但我想得到帮助的人也要爱心回报:礼貌的感谢,别理直气壮。毕竟,除了你的家人,其他人对人没有任何义务。

1.小孩子不停的哭闹。我们都说是不是饿了,还主动拿东西给小孩吃。他说刚给他吃过了,他有东西吃,放包里了。但是,小孩有吃的时候就不哭,说明是饿了。但这男的一直不拿东西给小孩吃。

下午三点四十分开车,我在包厢铺位上躺了大约半个小时,四点钟刚过,便忍无可忍的被迫坐到包厢门外远端的过道上,空气清新了一点儿后,这时才感觉出来,呼吸系统和大脑有某种强烈的不适感,我竭力克制着。大约一个小时后,看见列车员过来了。实在是不得已,我试探着再次跟列车员提出了更换铺位的请求,本来不抱有什么希望的。没想到列车员听罢我的请求后,她居然非常同情我,这出乎我的预料,她解释说:我开始也觉得味道奇怪,已经找到了那老人,让他们去洗了脚。她答应再过几站后,列车进入夜间行车时间,只要还有空余铺位就给我调换。就这样,从下午四点钟开始,我在列车过道里一直坐到夜里八点多钟,列车员估计后面的站点可能不会有人再购买软卧了,终于给我调换了一个上卧铺位。我拖着行李箱,拿着衣服、提兜和水杯等物,再次幸福地对着列车员千恩万谢,来到了新的包厢,再一次安安稳稳的睡到了空闲的上铺。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